除了白百合除了花边新闻我们还可以思考什么?

花边娱乐 2019-03-26 20:42:33
网址:http://www.my-eyes.net
网站:时时彩注册平台

除了白百合除了花边新闻我们还可以思考什么?

  ,可能它见诸报端的频率、更新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我的遗忘速度,当我还来不及遗忘马蓉,林丹的时候,马上

  但我发现当出轨的队伍越来越庞大,牵涉的面孔越来越多,展开的剧情、线索越来越复杂模糊的时候,有一个名字却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牢固——卓伟,这个把自己称为中国第一狗仔的男人,公众对他的评价也戏剧性地趋向两极,有人钦佩他追求新闻真实的魄力,视他为「娱乐圈纪检委」,监督、净化娱乐圈这件事,他功不可没;有人认为他就是下作小人一个,以窥探明星隐私为职业,败人名声牟利,十足可恶,十足卑劣。

  评价卓伟的分歧,其实是对明星隐私权,媒体报道权以及公众知情权的思考分歧。狗仔们生产花边新闻,公众消费花边新闻,而明星们被消费,这个越来越庞大的产业链,几乎将所有人都裹挟其中,花边新闻的社会意义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厘清。但关于花边新闻有三点我们是可以去思考的。

  无论舆论如何,卓伟有一套自己的价值观,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新闻理想的人,对于自己所献身的事业表示坚定不移。当被问到中国狗仔队有没有底线时,卓伟这样回答:

  1、在新闻的层面上,我们的底线就是要保证我们的新闻是线、我们有自己的职业操守。比如文章来找我们买照片,他开出的价钱比我们的稿费不知要多出多少倍,但我们还是拒绝了。

  也不会去拍裸照或窃听等。我们还拍到了很多明星的孩子和车牌的照片,但都会打上马赛克。

 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卓伟是守住了法律底线的。既然公众有知情权,媒体有合法的报道权,为什么狗仔这种职业还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议?

  明星卖的就是知名度,既然你靠知名度换钱,我们就是消费者,我们得知道自己的钱花哪去了,你既然让大家消费,就要放弃普通人的一些权利,

  明星有没有隐私权?当然有,这是毋庸置疑的,明星也是人。美国学者Charles Fried说过「没有隐私权,人就失去了成为人的要素」

  130千米每小时,堪称生死时速,十分危险。但娱记置彼此生命安全于不顾,冒险行动,终于拍到王菲「神情落寞」的独家照片。

  2015年,姚贝娜因病去世,网络上爆出有媒体记者假扮医生进入手术间拍摄遗体照片

  上述例子里的记者同样是在公共场合采访拍摄,也是为了追求新闻真实,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使了自己的新闻报道权,但这样做对吗?这种行为享有道德的豁免权吗?王菲离婚,姚贝娜去世,白百合出轨,都是个人私事,并没有实质性地侵害公众利益,这个时候新闻真实到底满足了什么需求?这种需求是恶还是善?

 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影星阮玲玉和两个男人的爱恨纠葛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。她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人一个视她为摇钱树,一个视她为玩物,让她心力交瘁,加上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让她的名誉一落千丈,种种不幸使她萌生去意。

  中国人对女明星的偏见历史悠久,男人把她们当做性幻想的玩具,意淫作乐;女人把她们当做嘴上任意编排的谈资,造谣诛心。每当有明星的花边新闻出来,从铺天盖地的辱骂和诅咒中可见一斑。法律可以控制新闻报道的真实性(但也不可否认新闻报道的真实性也可能只是「局部的真实」),但是报道出来,公众会用怎样的舆论武器超纲地惩罚新闻主角却是不可控的。

  明星如日中天的时候,大家一厢情愿地把他们想象成毫无瑕疵的道德楷模,一旦出事,大家又立马将他们当做发泄情绪的公共厕所,

  我们在新闻当中是一次次追求了事实真相、匡扶了正义呢?还是一次次地印证了自己的阴暗和歹毒呢?▌我们在消费花边新闻的时候在消费什么?

  小市民总爱听人们的丑闻,尤其是有些熟识的人的丑闻。上海的街头巷尾的老虔婆,一知道近邻的阿二嫂家有野男人出入,津津乐道,但如果对她讲甘肃的谁在偷汉,新疆的谁在再嫁,她就不要听了。阮玲玉正在现身银幕,是一个大家认识的人,因此她更是给报章凑热闹的好材料,至少也可以增加一点销场。读者看了这些,有的想:“我虽然没有阮玲玉那么漂亮,却比她正经”

  “我虽然不及阮玲玉的有本领,却比她出身高”;连自杀了之后,也还可以给人想:“我虽然没有阮玲玉的技艺,却比她有勇气,因为我没有自杀”。化几个铜元就发见了自己的优胜,那当然是很上算的。

  一则阅读评论花边新闻不需要任何知识储备,人人都可以看懂,也不需要任何思考,会站队就行;二则昔日高高在上的明星,今天被我们踩在脚下,活着总是需要一点优越感;三则或许我们的精神世界真的匮乏至此。

  我们一次次地点击,浏览,消费,我们是惩罚了丑闻主角,但我们获得了什么?获得了当年满屏的「艳照门」,获得了今天满屏的「一指禅」、「摸臀杀」,这些内容和出轨事件本身相比,哪个更有伤风化?

  我并不想为出轨明星开脱,但我们或许真的要反思消费这些花边新闻给我们带来了什么?我常常想,为什么我们对知识,对技能的追求远远不如对八卦对花边新闻的兴趣?